• 联系电话:13688875720

外卖员因差评拎砖头上门报复涉嫌什么罪?

小刘与工友在工地发生斗殴,被工友用匕首刺成“左眼球破裂伤”。工友锒铛入狱,小刘申请工伤屡屡受挫,官司一直打到最高人民法院,多年的维权之路终于有了结果。

1.案件具体事实如下,小刘与老陈均为某建筑公司工人,两人在商议工作事宜时发生争执,并相互斗殴。之后老陈返回寝室拿出折叠刀对老陈进行报复性伤害,导致小刘“左眼球破裂伤”。

工友最终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小刘申请工伤认定却屡屡受挫。

市人社局、市法院认为小刘构成工伤,省人社厅、省高级人员法院不认定构成工伤。

2.支持小刘构成工伤一方认为:

我国法律规定,职工因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工伤。

本案中,小刘所受暴力伤害系其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因工作原因受到他人故意伤害所致,因此符合工伤认定的情形。

3.不支持小刘构成构成工伤一方认为:

工伤认定中确实规定,职工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该认定为工伤。

但其中的因为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是指受到的“暴力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有因果关系,且履行工作职责不应当允许或鼓励争吵、打架的方式。

本案中,小刘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老陈暴力伤害致伤,小刘与老陈之间的纠纷虽然起因于工作。

但该暴力伤害的直接原因是其与老陈发生冲突后的个人暴力侵害行为,与其从事的本职工作和应履行的工作职责无直接关联。

我国法律规定,履行职责发生争议时,劳动者应以恢复正常履行工作职责状态为目的,并以适度的方法和手段达到该目的,行为不应超过合理、必要的限度。

否则劳动者的严重不当的行为会阻却履行工作职责与受到暴力伤害之间的因果关系,导致其不被认定为“因履行工作职责”。

小刘作为成年人,对于相互斗殴的危害有当然的认知,却执意为之,因此其争吵和打架的行为,不能被认定为履行工作职责,小刘的伤情也不能认定为工伤。

4.毫无疑问,双方的观点都存在一定道理。但个人认为,小刘在本案中的情形,符合工伤认定的情形,具体如下:

首先,需要判断小刘受到的暴力伤害是否因为其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履行工作职责所致。

根据本案事实来看,小刘与老陈在涉案纠纷发生前并不认识,二人并无个人恩怨。

涉案伤害事件发生的起因是,小刘在工作中需使用塔吊机吊运钢材,在催促过程中与塔吊指挥人员老陈发生争执。

在双方第一次争执打斗未造成严重伤害的情况下,老陈为报复小刘返回宿舍取刀后将其刺伤。

从伤害事件发生的初始因素来看,小刘是在履行其工作职责,虽然小刘处理工作纠纷的方式方法欠妥。

但从客观行为上看小刘在经过第一次打斗后并无与老陈继续争执的相关表现,说明其始终具有完成工作职责的主观意愿,且前后两次争执打斗时间连续、地点均在工作场所之内,具有较为明显的连贯性。

据此完全可以认定,老陈返回再次伤害小刘的行为,仍然属于小刘第一次履行工作所致,而非双方之间的个人恩怨。

其次,关于工作纠纷发生后处理不当是否属于阻却认定工伤的理由。

关于这一点,我国法律中并无明确规定,但完全可以从《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看出。

第14条中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从立法的目的和意义可以推断,如果证明伤害后果系因职工故意或严重过失造成的,即不属于意外伤害的范畴,不应认定为工伤。

但本案中,依据法院对老陈的判决结果来看,小刘对于暴力侵害行为的后果并无明显过错。不能因为小刘未冷静处理确有一定过错,就推断其受到暴力伤害是因为双方个人恩怨。

综上所述,小刘对工作纠纷处理不当,不能成为阻碍其无法认定工伤的理由。

5.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认为:

《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旨在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的权利。

因此,我们在进行工伤认定时,不能要求“纯洁的受害人”,即只有在暴力伤害中完全无过错的受害人才能够认定为“履行工作职责”。

故在本案中,小刘的情形符合工伤认定的情形,对建筑公司的诉讼主张不予支持。同时撤销省高院的行政判决,维持市中院的行政判决。

维权多年,小刘的诉讼主张最终得到了法院的支持,那么亲爱的读者,你们如何看待此事,欢迎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