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13688875720

打架构成轻伤,为什么不立案?

“他把我儿子的睾丸踢没了,已经构成了轻伤,为什么不立案?”山东威海一高二学生小陈在学校与同学小崔因琐事发生争执,双方还扭打在一起。小崔用膝盖多次猛顶小陈下体,小陈吃痛倒地大声嚎叫。经检查,小陈右侧睾丸破裂,医生只能将睾丸摘除。后通过伤情鉴定,小陈的伤属于轻伤二级。

事发后,校方和小崔的父母都未作出过赔偿的意思。不过更令小陈父母难受的是,警方以小崔构成故意伤害罪为由进行了立案,但被检方以“伤害轻微”为由撤销了,这让小陈的父母百思不得其解。目前,该案仍无任何进展。

1、这个案件粗看下来,检方确实处理的有问题。既然小陈受到了轻伤伤害,那按照法律规定小崔就构成了故意伤害罪。现在检方作出了撤案的决定后,也未给出明确解释,这很难小陈的家属无法理解,难以服众。

2、那是不是只要故意伤害致人轻伤就一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呢?

其实并不一定。很多人一直抱有着一个固有的思想,他们认为只要故意伤害他人致人轻伤就必须定罪量刑。但是《刑事诉讼法》第16条明确规定了,犯罪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

本案中,小陈的母亲王女士询问了几个同学,他们表示小崔与小陈二人很少交流,此前从未发生过矛盾。事发前是小崔用手指戳了几次小陈的背部,小陈不耐烦地与小崔发生争执,并用手抱住小崔的脖子进行殴打,然后小崔反击时顶伤了小陈的下体。

从这点来看,我认为小崔的犯罪行为不属于情节显著轻微的情形,但社会危害性确实不大。所以检方应当对小崔进行起诉,只不过在量刑时可以将小崔是初犯,偶犯的情形考虑在内减轻处罚。

3、有人说,检方不是巴不得犯罪分子被重判的吗?怎么还帮犯罪分子说话了?难道有什么内幕?

在司法实践中,确实有检察人员连自己都认为检察官是为了帮助被害者讨伐犯罪分子的。其实这只能说明这些检察人员没有真正认识到什么是秉公办案。

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的相关规定,检察官在办理审查逮捕、审查起诉案件时,应当全面、客观地审查证据材料,并对犯罪情节轻重以及有无社会危险性的证据认真核实,不能只注重有利于追诉的证据材料。

具体到本案,虽然小崔的手欠是引发伤害事件的关键因素,但是小崔并不是什么校霸,惯犯,十恶不赦之人,所以检方不用像对待恶徒一样,对待小崔。

检方作出撤回起诉的决定,应该是考虑到小崔与小陈是同学之间的打闹,如果双方家长能在赔偿上达成一致,那尽量不要让小崔被判刑。如果小崔还能通过教育来改过自新,那判刑的代价就太大了,小崔的学生生涯可能就此结束。

当然作为小陈及其父母不一定能理解检方的观点,毕竟少了一个睾丸对男性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事,也算是一种“耻辱”。如果小陈及其父母不想原谅小崔,而检察院又不同意起诉的,那小陈及其父母也可以走刑事自诉程序。

4、最后,我们要提醒大家,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不要脑袋一发热就不顾及后果,因为有些后果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

亿鸽在线客服系统